足球滚球365-孙宇晨是怎样把一顿饭吃成《长安十二时辰》的?
2019-07-24 11:49:21 来源:本站
如一茬接一茬的韭菜一样,接连出现的热点话题就像是“阙勒霍多”,将即将淡去的热度一次次点燃。

作者 / 姚赟

来源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公元二零一九年六月四日,子正。

2019年巴菲特午餐的竞拍胜出者揭晓。

对孙宇晨来说,从确认拍下巴菲特午餐的这刻起,时间比一切都重要。

6月4日00:04,孙宇晨在微博上发布了《致社区的一封信》。信中透露了他拍下了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同时还表示了对这次午餐的无比期待。

6月4日4:27,时隔四小时后,孙宇晨再次发布了一条微博,援引了彭博社的相关报道,并带上了话题#孙宇晨拍下天价午餐# 。

而这样的微博和话题,自拍下那刻起,就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一会要给巴菲特“装币”,一会嘲讽搜狗CEO王小川,一会炮轰王思聪,一会传出巴菲特午餐取消的消息,一会辟谣巴菲特午餐取消,一会还打算邀请不看好比特币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参加巴菲特午餐。

如一茬接一茬的韭菜一样,接连出现的热点话题就像是“阙勒霍多”,将即将淡去的热度一次次点燃。

7月23日凌晨5:49,也就是距离原定7月25日的巴菲特午餐还有2天,孙宇晨突然发微博称,“本人因突发肾结石正于医院治疗,因故取消与巴菲特先生的午餐会面。”

当日晚间11点,财新发布了相关报道,称,波场TRON基金会创始人孙宇晨已被边控,互金整治办已经建议公安机关对其立案。

短短一个多月,这顿还没吃的饭,竟然吃出了《长安十二时辰》一样跌宕起伏的剧情、争分夺秒的紧凑感和下一刻不知道还能出什么幺蛾子的悬疑感来。

第一章

高价、高调拍下违和感十足的午餐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但不代表群众不会被打脸。

在6月4日4:27发的那条援引彭博社的微博下,有网友表示:都散了吧,说是第三季度请巴菲特吃午餐,最快也要下个月,当然也有可能是9月,时间没有具体到某一天,再说这个热度他也不能蹭一个月吧?

事实证明,只要有营销意识和随时翻新花样,热度蹭一个月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百度指数孙宇晨关键词的搜索指数)

截止7月22日,回顾孙宇晨从拍下午餐后的指数来看,主要形成了两个大的波峰和若干零散起伏。两个最大的波峰,分别是6月4日高价拍下巴菲特午餐一事,和6月9日在媒体上嘲笑王小川和炮轰王思聪一事。

6月4日凌晨,孙宇晨在其个人微博中证实此前的传闻,他以破纪录的456.788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53万元)价格拍下巴菲特20周年慈善午宴。同时,他还在公开信中表示,自己一直是巴菲特价值投资理念的长期信仰者,他清楚的知道巴菲特对比特币的态度,但同时他也希望能够通过这次午餐加深理解,为此,他将邀请多位区块链行业人士共同赴宴。

而这也是孙宇晨高价拍下巴菲特午餐能获得大量关注和话题度的原因——巴菲特一直是一个坚定的虚拟货币反对者。

5月5日晚间,在伯克希尔公司53周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直言虚拟货币的价值最多顶得上他外套上的一颗纽扣。同时,巴菲特还补充,虚拟货币和土地或公司股票不同,不是增值资产,虚拟货币的价值依赖于更多的人进场。因此,投资者对此的需求是唯一的价格决定因素,使数字货币成为“骗子”的便利工具。

这也不是巴菲特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抨击虚拟货币,去年他把虚拟货币称为“老鼠药”,不会有好下场。

孙宇晨作为币圈的代表之一,在这种违和感的驱使下,话题度和大众的脑洞都停不下来:他俩见面吃饭时会聊什么?谁会说服谁?这对币圈会是一个利好的消息么?

第二章

寻找大IP“赋能”

公元二零一九年六月四日,戊初。

别管是喷是捧,有大IP助力就会有传播度和热度。

原以为一顿午餐,能引起币圈外的话题和讨论,已经够本了,没想到在高价午餐的热度还未淡去时,一张孙宇晨在2019年2月3日发布,内容得回顾到2014年11月24日的朋友圈截图横空出世。

孙宇晨在朋友圈称,在2014年11月与搜狗CEO王小川一起录制节目时,被对方称作骗子,断言自己肯定会失败。“我永远也忘不了他这打量片子的眼神。”“他说和我录节目是耻辱。”“人生中,瞧不起你的人对你的鞭策更加刻骨铭心。”

6月4日下午,王小川在微博间接对此进行了回应。

当然,从正常人的思维来看,如果不是看到了孙宇晨朋友圈的截图,王小川也不会记得6年前的那个眼神,更不会想起来跑到微博上解释自己对骗子和成功的理解和定义。

站在现在再来看这个回应,无论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王小川的加入促成了孙宇晨的第二波关注:金沙江创投朱啸虎、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陆续加入话题。

而后,在接受界面新闻的采访中,孙宇晨表示:我觉得我跟王小川不具有可比性,因为我的身份是创业者,王小川的本质还是打工者。

话题人物不嫌多,话题热度也不会嫌太热。王小川事件后,8日,他又连发两条微博直指王思聪:第一条内容是,“听说王思聪骂我”,第二条直接怒斥“靠爹的还敢骂靠自己的”。

这一来一回间,6月9日的第二大关注波峰,就这么形成了。

王小川曾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不想对此事过多回顾了,但称孙宇晨“是一个营销天才”。

第三章

“长”刷存在感

公元二零一九年六月十日,未正。

网络是有记忆的,但可能只有7秒。

两大热点话题、多位强IP人物加入,孙宇晨这顿一个月之后的饭,已经足足热了6天。但这对孙宇晨来说,可能还没值回3153万元的餐费。从6月10日开始至7月22日,午餐的进展情况,带谁去午餐会成为主要话题。

6月10日,孙宇晨在微博上发起了“午餐我都应该带谁去”互动留言活动。截止7月23日,累积共获得了1380条留言,其中热门前三条留言中有两条建议孙宇晨带上王小川和王思聪。

然而,这并不是这个“带谁去午餐会”话题的终点。

7月12日消息,据外媒报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比特币、Facebook提议的数字货币Libra以及其他加密货币提出批评,并要求它们的背后公司遵守银行业相关规定。

特朗普在Twitter上写道:“我不是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粉丝,这些加密货币不是真正的货币,它们的价格经常剧烈波动。缺乏监管的加密货币资产可能会刺激更多非法活动,比如毒品交易等。”

特朗普发布了这条推特后,孙宇晨便趁势在微博上向特朗普发起了午餐会的邀请。

孙宇晨微博表示:

鉴于美国总统特朗普表达他并不是比特币的粉丝,我今天正式向特朗普发出邀请,希望他能够与巴菲特先生,我,各位区块链领袖一到共进午宴!我相信经过这个午宴,全世界没有人会比特朗普更懂。

7月14日,孙宇晨又在微博上支持小鹏车主进行维权。孙宇晨在微博中表示,将以个人名义拿出一千万人民币作为法律起诉保证金,支持小鹏车主起诉小鹏汽车,补贴80%法律费用直至官方给出满意解决方案。

有网友透露,孙宇晨之所以支持车主维权,是因为他和小鹏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何小鹏曾有矛盾。在天价午宴宣布后,何小鹏曾在微博上指责孙宇晨,“知耻而后勇本来是好事,但是不知耻而行骗招摇过市就搞笑了。”

从数据上来看,邀请特朗普参加午餐、更改吃饭地点,还是支持小鹏车主维权,这些动作并没有获得上一轮的热度。

第四章

“无限”反转

公元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卯正。

以为下一次再听到有关孙宇晨的消息,应该是关于他和巴菲特吃饭细节之类的新闻了,没想到这位“营销天才”又给了一个大反转。

23日早间,孙宇晨发布微博称,因突发肾结石正于医院治疗,因故取消与巴菲特先生的午餐会面。目前身体情况一切稳定,处于恢复期,无法接受采访,请各位原谅。待近期身体恢复后,将很快与外界见面。对于格莱德基金会的捐赠已经完成,仍然有效。

就在大家以为巴菲特因为“肾结石”要被放鸽子时,孙宇晨旗下的波场基金会又说,巴菲特方面同意改期了。

波场基金会宣布,已向巴菲特和格莱德基金会(GLIDE Foundation)总裁兼首席执行官Karen Hanrahan通报了其创始人孙宇晨的病情,所有各方都同意在各自的时间表可以容纳时重新安排(午餐)时间。孙宇晨邀请的客人们也将在重新安排的时间出席午餐。

假设这样一个场景:一个月前,你与好友约好了要外出游玩,然后距离计划开始还有2天的时候,你病了。病了的第一时间,你先发一条微博或朋友圈说,我病了,去不了了。在留言下一堆骂你怎么能放鸽子时,你又宣布,已经沟通协商好了,我俩改期了。

有趣的是,舆论并没有在这个回应时间上逗留太久,反而都对肾结石这个病产生了浓浓的好奇。

针对评论中的质疑,盒饭财经(ID:daxiongfan)咨询了医生。医生表示,如果石头比较小,只有1-2毫米,每天喝3000毫升的糖水或盐水,每天没事就蹦蹦跳跳,不用手术。如果石头比较大,0.5cm以上的,那就需要做手术将石头震碎,最多一周就能恢复

就在大家关注孙宇晨的肾结石时,反转再次出现。

7月23日11:28,21世纪经济报道《取消巴菲特午餐的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黄涉赌》。文中记者写到:距离巴菲特午餐还有两天时间,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求证了解到,孙宇晨目前仍在境内。在其取消赴约之际,仍有几项问题有待解答:其“陪我”APP涉嫌色情交易;波场项目以赌博类应用为主,而且境内用户可以直接访问。

同日12:23,正在医院与肾结石缠斗的孙宇晨在微博给出了回应。

哪怕极力辟谣,这一消息下,被限制出境的猜测开始出现。

第五章

“边控”是什么

公元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子初。

巧合的是,始于夜半的故事,在接近尾声时再次回到了这个时间点。

7月23日晚11时,财新发布了一篇名为《被限制出境 孙宇晨爽约巴菲特》的文章。文中指出,波场TRON基金会创始人孙宇晨已被边控,互金整治办已经建议公安机关对其立案。

(财新相关报道截图)

另外,根据新浪财经报道了解,此前孙宇晨并未在监管机构关注名单内,但因与巴菲特扯上关系并持续炒作,遂进入监管机构视野。

财新的报道发布半小时后,王小川在微博分享了“边控”一词的搜狗百科。

6月4日至今,回顾这53天中的一波接一波的热点和话题,会发现一个现象:装虚拟币、换地点、邀特朗普、改时间,午餐的另一方巴菲特一直一言未发。也就在这种单方面午餐预热中,孙宇晨极有可能花3000多万体验了一把放巴菲特鸽子的感受,只不过原因不是“肾不好”。

当然,还存在一种可能——在孙宇晨没有和巴菲特吃完餐桌上最后一口菜前,我们依旧还处在这位90后的反转剧中。

“巴菲特午餐”这项始于2000年的慈善拍卖活动,已经为位于美国旧金山的格莱德基金会(Glide)带来超过3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亿元)善款。根据公开信息,在以往的巴菲特午餐拍卖过程中,赤子之心的赵丹阳、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以及天神娱乐前董事长朱晔,为拍下巴菲特的三位华人。

十几位共进午餐前辈中,还没有一位能像孙宇晨这样,将这顿饭吃得如一部悬疑推理剧剧般跌宕起伏、危机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