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滚球365-行走在“辐射之河”:鲜为人知的世界第三大核事故地区
2019-07-30 11:28:25 来源:本站

车里雅宾斯克地区捷恰河附近一处老旧的辐射警告标志。

当人们提到核灾难时,最有可能想到的是前苏联的切尔诺贝利事件(Chernobyl)和日本的福岛事件(Fukushima)。在二者发生核泄漏之前,最严重的核灾难发生于前苏联(今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城的克什特姆(Kyshtym)。1957年,当地的马雅克核燃料后处理厂发生液体核废料爆炸事故 。克什特姆灾难是历史上第三严重的核事故,但它却鲜为人知。

7月28日,今日俄罗斯电视台(RT)走进被事故余波影响的地区,采访曾亲眼目睹核灾难的当地人,意图探寻处于核灾难地区的人们究竟是如何生活的。

被掩盖的真相

据RT报道,克什特姆是俄罗斯车里雅宾斯克地区一个小镇的名字,该地区风景秀丽,有数十处小湖泊点缀其间。然而60年前,没有一张公开的地图上标注此地,因为它是前苏联初期核武器计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马雅克核燃料后处理厂(Mayak plant)的所在地。据悉,马雅克核处理厂利用核燃料生产钚元素。

当时的苏联领导层认为建立武器级钚储备是当务之急,而环境和安全问题则应放到事后考虑。马雅克一些危险性较低的放射性废料被直接倾倒到捷恰河中,而危险性较高的废料则储存在巨大的地下储罐中。地下储罐是密封的钢铁容器,由一米厚的混凝土外墙加固,当时它们被认为坚固到足以承受几乎一切重压。

这种“自信”的假设后来被证明是错误的。1957年9月,其中一个储罐发生了爆炸,威力相当于70-100吨TNT。一股放射性废料被高高喷射到空中,大约90%的物质直接落回地面,污染了该地区,并且加剧了捷恰河的污染。然而更糟糕的是,一些放射性废料雾化后随风向东北方移动。放射性尘埃留下了一片300公里长、10公里宽的陆地污染带,横跨今属俄罗斯的三个地区。灾难发生几年后,受灾最严重的地区被指定为自然保护区。

后来一项调查发现,一个未经修复的冷却系统导致了这次爆炸。储罐温度上升后,放射性废料开始发散热量,并部分干涸,形成了一层爆炸物。一束意外的火花就足以令这些爆炸物炸掉160吨重的水箱盖,甚至震碎方圆3公里内的每一块窗玻璃。

不过,据RT报道,前苏联媒体掩盖了这场灾难,报纸称,夜空中出现的奇怪光线是与极光有关的罕见事件,然而实际上,那是由放射性废料电离产生的光。附近20多个村庄的居民被疏散,在后来的几年里还进行过大规模的去污染工作,显然当地居民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

一份前苏联报纸的剪报,报道标题意为“乌拉尔山脉南部的极光”。该报道向人们解释远处的乌拉尔山脉出现极光的原因。

幸存者柳德米拉·莫罗佐娃告诉今日俄罗斯电视台说,“我父亲,还有不少当地人被动员起来进行清理工作,他们把所有的土地都犁了半米深。到了晚上,父亲的朋友们就会来我家洗蒸汽浴。”此后军方获得了当地的辐射读数。士兵们拆毁了木屋、没收房子,甚至连房子下的一层土也被没收。

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这场灾难的规模一直是国家机密。

被荼毒的河流

马雅克后处理厂停止倾倒废物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捷恰河仍然受到污染。河流的辐射程度已经相对较低,人站在河边受到的辐射和坐一次飞机差不多。每天成千上万的人行车通过捷恰河上的大桥,往返于车里雅宾斯克和叶卡捷琳堡两座州首府城市。

捷恰河上连接车里雅宾斯克和 Ekaterinburg 的桥梁。

据RT报道,捷恰河下游唯一有人居住的村庄叫做布罗多卡尔马克(Brodokalmak),距离奥焦尔斯克约85公里,距离跨省大桥50公里。当地人很清楚这条河过去曾被倾倒核废料的情况,然而这并不妨碍他们继续捕鱼。

自称在村子里生活了一辈子的阿列克谢·莫罗佐夫(Aleksey Morozov)说:“我不是为自己捕鱼,这是给我的宠物猫吃的,”他解释说,“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养到过双头小猫。因为毒素只在鱼骨里累积,所以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在喂猫前剔掉鱼骨头。”今日俄罗斯电视台工作人员带来的放射量测定仪证明了他的话。莫罗佐夫捕到的鱼的放射性只比普通的背景辐射高出一点点;而桥下的读数则高出35倍。如他所说,放射性同位素锶容易在骨骼中堆积,好在绝大部分锶元素已经进入河底沉积物中,如果不受干扰的话它们是相对安全的。

大桥和布罗多卡尔马克之间的另一个村庄叫穆斯柳莫沃(Muslyumovo)。大约10年前,俄罗斯一家名为原子能国有公司(Rostatom)的核垄断企业提出重新安置村里2500名居民,这个此前一直有人居住的村庄如今已成为一座鬼村。

穆斯柳莫沃一座废弃工厂的墙壁。

与切尔诺贝利事件后被废弃的普里皮亚季不同,人们搬离穆斯柳莫沃的过程井然有序:大部分的贵重物品,包括整间木屋,都被房主拿走了,砖墙则被留了下来;地板上堆满了生意人的存货清单。

穆斯柳莫沃地上的废纸。

原子能国有公司的官员说,这次搬迁并不是真正有必要的。公司同意提供搬迁资金,主要是为了平息公众的担忧。在很多地方,人们对核能有强烈的抵触情绪,这可以理解。也正是因此,该公司决定放弃建奥焦尔斯克以东10公里处的一座核电站。

三次接触核辐射

RT走访的另一个受马雅克核爆炸影响的地区是奥焦尔斯克以东25分钟车程的小镇梅特利诺(Metlino)。柳德米拉·克里斯蒂娜(Lyudmila Krestinina)是当地一家辐射研究药物中心一间实验室的主管,她表示,小镇中的一些居民一生中甚至接触了3次核辐射。

第一次,他们住在核废料成堆的捷恰河旁;第二次在灾难发生后一些云团经过,其距离足以产生放射性尘埃,但还不至于构成严重的危险;而人们第三次接触辐射是在1967年。

“那年极度干旱,用于倾倒核废料的卡拉恰伊沼泽(Karachay bog)发生了火灾。风带着含有核辐射的烟雾吹遍了梅特利诺。”克里斯蒂娜说,“如今,虽然这里的污染程度减轻了好几倍,但还是要比背景辐射要高。”

2011年十一月,马雅克的运输车辆运载着泥土,欲填平卡拉恰伊“核垃圾场”。

在马雅克后处理厂运行早期,卡拉恰伊沼泽其实是处湖泊,20世纪60年代开始干涸。1967年的严重干旱使得官方展开了湖泊修复工作,在浅滩处填上泥土,输入更多水源。但这一修复工作难度巨大,湖泊的其他部分也填平。这项工作在四年前就宣告终止。

多次暴露在核辐射下的梅特利诺并没有把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的专家们吓跑。近日,该公司正在梅特利诺为其在马雅克工作的高级职员开发一个新项目。

 

梅特利诺航拍图。

爆炸所导致的健康问题数不胜数。可能有约8万人受到了放射性尘埃的影响,而马雅克工厂多年来的活动一直受到监测。据辐射中心专家克里斯蒂娜预测,接触过核辐射的人比正常人患癌的几率高出2.5%。

不过,车里雅宾斯克州首席肿瘤学家安德烈·瓦振宁(Andrey Vazhenin)指出,如今,事实上嗜好烟酒等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才是人们健康的最大杀手,“住在首府兼工业中心的车里雅宾斯克市比住在捷恰河边更危险”。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